谋杀二重奏

来源:凑点影视网-凑点影院-www.coudian.com 责任编辑: 更新时间:2016-11-13 19:43:26人气:316
一 周五下午临近下班时,北原市刑警大队长马军接到报案:西山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吕萍女士在居室内被杀。报案人是她的秘书郑晗小姐。马军当即带人赶往案发现场——人民路凤泉街12号居民楼。 到了那…

  一
  
  周五下午临近下班时,北原市刑警大队长马军接到报案:西山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吕萍女士在居室内被杀。报案人是她的秘书郑晗小姐。马军当即带人赶往案发现场——人民路凤泉街12号居民楼。
  
  到了那里,马军惊疑地发现,这幢居民楼不在封闭的小区内,而是临街散楼,没有电子监控设备。马军心中不由产生一个疑问:按吕萍的身份,她不应该住在这样简陋的地方啊!来不及多想,郑晗小姐已领着他来到了死者所住的203室家中。
  
  推门进来,马军便被室内华贵的装修“震”住了,他想不到这外表简陋的居民楼里,竟有居室装修得如此豪华。马军径直走进死者的卧室,看到三十多岁的吕萍仰躺在那张直径2米的豪华大圆床上,上衣被撕开,赤裸着白皙而高耸的乳房,下身的裤子和内衣也都被褪到了膝盖以下……
  
  刚看到此,忽从卫生间里传来一阵轻微响动,一名刑警赶忙去卫生间察看。门一开,一只金毛狮犬就迎面跑出,小狗跑到卧室,先是围着床上的死者打转,接着又去撕扯死者的裤腿。那刑警怕它破坏了现场,伸手把小狗抱起来交给郑晗,不料衣袖上竟被蹭上去一片狗毛。马军注意到,这只金毛狮犬正在脱毛。
  
  在法医进行拍照取证的当口,马军初步询问了报案人郑晗。
  
  郑晗说,她的老板吕萍在“青松花园”有一处豪宅,这里是她租住的一处临时住所,平时很少来。这个住所只有郑晗等少数亲信知道。今天下午大约3点钟时,吕萍在公司对郑晗说,她有点事先回去了,如有重要事情可打电话,或直接到12号楼找她。吕萍走后不久,财务部就因贷款之事急需向吕萍请示。郑晗当即打吕萍的手机,可手机没人接听,随后被关机,居室座机也打不通,她只好赶到这里直接向吕萍汇报。因吕萍交待过这处住所不能为外人知道,郑晗没让司机送她,而是自己打车来的。没想到,她一到这里就发现防盗门虚掩着,而吕萍已经遇害……
  
  从现场勘查回来不久,有关案情的资料就汇集到马军这里。死者吕萍,32岁,容貌娇美,身材丰腴,离异独居,其前夫是A市一家资产过亿的地产商。两年前,她离婚后来北原市成立了西山房地产开发公司。吕萍酷爱养犬,一只娇小的金毛狮犬从不离身边。一个多月前,她在本市东郊开发区一块土地竞拍中中标,目前正着手这块土地的开发建设。
  
  据法医鉴定:死者后脑部位有被锤子之类的钝器击打的淤肿痕迹,但致死的原因,则是被掐脖子窒息而死,死亡时间在下午4至5点之间;死者衣衫虽被撕开、褪下,但并未遭到性侵害。
  
  据查,死者吕萍曾在4点17分接过一个电话,电话是由距她住室不远处的一个路边IC卡公用电话打进来的,通话时间只有52秒。死者手机上还有一个未接电话,时间是4点28分,号码显示是从吕萍公司办公室打来的,应该是郑晗打来的那个请示工作的电话。
  
  另外,据走访群众了解到,案发前后楼上楼下的邻居没有听到异常响动;在12号楼不远处摆摊修车的一位大爷反映,4点20分左右,他曾看到一个三十多岁、身高约一米八左右的男子,身穿电信公司工作服,带着一个旧工具包进入过这幢楼,几分钟后匆匆离开,具体相貌没看清。
  
  二
  
  马军立即让人与电信公司联系,查那个时间段,是否曾派人来这里进行相关业务服务。电信公司回复说,他们没有派人来过这里,而且即使派人外出上门服务,也必须是两人同行。
  
  那个冒充电信公司工作人员的嫌犯浮出水面了,刑警们立即从给吕萍打电话的那个IC卡电话亭,到她所住的12号楼,检查沿途的摄像头,很快就在一个路口的交管监控摄像头里发现了那个疑犯,截取图像后,发出了协查通缉令。
  
  很快,就有群众打电话反映,通缉令上的男子很像电信公司的临时工闫国强。刑警迅速赶到电信公司,得知闫国强两周前就请了病假,回农村老家去了。马军当即下令兵分两路,一路去闫的老家调查;另一路由他带领,去搜查闫租住的临时住所。
  
  搜查时,马军在闫国强脱在床下的皮鞋上,发现三根可疑的棕色毛发。经过鉴定,这几根毛发的截面现状及粗细颜色,与吕萍室内那只金毛狮犬的毛发完全相同;而且,经过化验,毛发上残留的微量洗发水成分,也与吕萍生前洗头用的洗发水成分完全一致。由此证明闫国强曾到过吕萍家中,且与死者的小狗有过接触,他很可能就是杀人凶手。
  
  随后,正在老家县人民医院住院的闫国强,被带回到市刑警大队。在无可辩驳的证据面前,闫不得不交代了作案经过。
  
  两周前,闫国强被医院查出患了肾功能衰竭症,这种病只有进行肾移植才能治愈。当时,他的几位亲属到医院做配型化验,弟弟与他配型成功。可是,昂贵的手术和医药费让闫国强犯了难。
  
  在一次闲逛时,闫国强无意中发现,本市知名的西山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总吕萍,竟然一个人住在一幢临街的居民楼里。为筹钱急红了眼的闫,顿生邪念,悄悄跟踪吕萍,弄清了她的住处后,又详细查看了周围的情况,接着就设计了一个入室抢劫方案。
  
  第二天,趁吕萍不在的时候,闫国强穿上别人过去送给他的一套电信公司的旧工作服,背着捡来的一个破旧工具包,来到吕萍的住处。闫国强已经观察过,12号楼这种老式住宅,电话线都在走廊的明处。他迅速将通向吕萍住宅的座机电话线切断,接上自己带来的一个小“面包”电话机,给自己的手机打电话,这样,吕萍座机的电话号码就留在了闫国强的手机来电显示上。这个电话因为没接听,电信局自然查不到记录。然后,闫国强再把电话线重新接上,并在接头处串联了一个微型电子信号干扰器。做好这一切,闫国强开始每天在12号楼附近蹲守,只等吕萍再次单独来这里。
  
  案发当天下午,蹲守在12号楼附近的闫国强,终于看到吕萍独自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,牵着一只小狗上了楼。他立即到附近路边一个IC电话亭内,给吕萍的座机打电话,谎称自己是电信公司的,电信公司机房的电脑显示,她家的电话线路出了问题,需要上门检修。吕萍听见电话里果然有刺耳的杂音,问需要多长时间?他说小毛病,很快就好。吕萍同意了。
  
  几分钟后,身穿工作服的闫国强到了,吕萍正要招呼他进门,不料,她养的那只金毛狮犬突然跑出来,直扑闫国强而去。为防止狗叫吵闹邻居,吕萍早让兽医把小狗的声带用激光给烧掉了。此时的小狗虽叫不出声,却拼命地往闫国强身上扑。闫本能地往后一躲,一脚把小狗踢开。吕萍见状,忙把小狗关进了卫生间。
  
  之后,闫国强戴上手套,装模作样地检查了电话线路,又让吕萍帮忙把床头柜移开。就在她弯腰之时,闫国强从工具包里拿出一把锤子,对着她的后脑狠砸下去,吕萍顿时昏倒在地。
  
  此时,本来是为钱而来的闫国强,见吕萍容貌出众,穿着性感,又生邪念,把她抱到床上,剥开她的衣服,正要实施奸淫时,吕萍突然醒转过来,并拼命反抗,闫国强只得猛掐她的脖子,直到她一动不动。
  
  就在这时,吕萍的手机响了。闫国强一愣之下,随手关了手机。紧接着,房里的座机又响了,他慌忙把听筒拿开。闫国强害怕打电话的人因电话不通会赶过来,连忙在卧室里寻找现金,不料竟然一分钱也没找到。惊恐、失望之际,闫国强只得用带来的旧毛巾,将室内外地板上他可能留下的脚印等痕迹一一清除掉,然后仓皇逃去。当晚,他把作案用的锤子和工作服,扔进了路旁一个垃圾箱里。
  
  根据闫国强的交代,马军他们很快在吕萍住宅外,找到了闫国强没来得及取走的自制电话信号干扰器。随后,作案的锤子和工作服也被警方找到。至此,这起入室抢劫杀人案顺利告破。
  
  就在刑警们为这么快侦破这起杀人案而高兴时,细心的马军却陷入了沉思。他感到这起案子侦破得过于容易,案情也太简单,怀疑此结果并非最终结果。吕萍作为资产上千万的地产商,在“青松花园”有一座豪宅,为什么又要在这种地方租房居住?案发当天,她提前离开公司回家,一个人回家后又是在等谁?更重要的是,前一个时期,本市城东开发区一块土地对外公开招标,吕萍的公司中标,而最近网上谣传,说本市某女地产商,靠与市某领导的暧昧关系,及与招标办公室某人搞权钱交易,获得了某块土地的开发使用权。这些小道消息虽然没有点名说是谁,但圈内人都知道,网上说的某女地产商就是指吕萍。这些传闻与吕萍的意外被害是否有关联?马军把自己的想法向市公安局局长作了汇报,得到了局长的认同和支持。

  三
  
  随后,马军又仔细查看了现场勘查记录,并带人再次去了现场,寻找新的线索。
  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认真勘查,马军终于在被抹去的一处地方,隐约发现了一枚男子出门的脚印,并进行了复原处理。经过科学比对,该脚印男子的身高应在一米六零左右,这显然不是身高一米七八的闫国强留下的。房间里出现第二个男子的脚印,这个脚印会是谁的?此外,马军还在吕萍的床下,发现了被拖抹的痕迹。根据闫国强的交代,他压根没有去过床下,也不可能拖抹床下的痕迹。马军初步判断:床下应该另有其人。可这人为啥要藏在床下呢?
  
  此时,另一疑问又在马军的心头浮起:郑晗证实,吕萍的这一住处,经常放有数千元现金,梳妆台的抽屉里,还有一条备用的珍珠项链,可闫国强在室内翻箱倒柜,为啥一无所获?他杀人的事都敢承认,窃取钱财的事还会加以隐瞒吗?马军由此推断:那天,先闫国强一步到过吕萍住处的另一男子,很可能是个贼,他到吕萍家盗取钱财后准备离开时,吕萍回来了,他只好藏在床下,等闫国强作完案离去后,才抹去痕迹逃了出去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个男子肯定目睹了凶杀案的全过程,只要抓住他,就能搞清楚闫国强交代的是否属实。
  
  马军知道,出了命案,那个窃贼肯定不敢马上出来销赃。为引蛇出洞,马军征得局长的同意后,向媒体发布了吕萍被杀一案顺利告破、凶手已被抓获的消息。与此同时,他让手下在罪犯可能销赃的场所布控,查找被盗赃物和有关线索。
  
  果然,三天之后,一个绰号叫“二旦”的惯偷,在销赃一条珍珠项链时被抓获。经郑晗辨认,那条珍珠项链正是吕萍家中失窃的。
  
  马军亲自审讯“二旦”,“二旦”交代,他见报纸上说,杀害吕萍的案子已经破获并结案,自以为“风头”已过,这才将他在吕萍家中盗来的项链拿出销赃。说到这里,“二旦”突然狡黠地问马军:“马队长,我要是如实交代,政府能不能对我宽大处理?”得到马军肯定的表态后,“二旦”讲出了那天发生的事情。
  
  前些天,“二旦”在“踩点”时发现,凤泉街12号楼2楼203室晚上一连三天没亮灯。他判断,这里如果不是长期没人居住的“黑灯房”,就是住在这里的主人外出度假了。于是,这天下午,在居民楼里的人大都去上班之后,他带着作案工具来到203室,轻松地打开了房门。谁知,就在他为找到成叠的现金和精美项链而大为兴奋时,传来了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,他判断是这家的主人回来了,惊恐之下,就钻到了卧室里那个大圆床下。
  
  “二旦”刚在床下藏好,一个浑身香气袭人的女子就开门进来了,随即,那女人带回来的一条毛绒绒的小狗闻到陌生人的气息,径自钻到了床下,险些把“二旦”吓个半死。好在那条狗不会叫,在女主人狗食的诱惑下,那狗随即就钻了出去,而且也未引起那女子的注意。接着,那女子脱了外衣,去取水杯倒水。就在这时,电话响了,随后,一个自称电信公司工作人员的男子进来……
  
  见“二旦”后面所讲,与闫国强交代的基本一致,一名参加审讯的刑警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说:“你小子怎么和报纸上讲的一样,没有新的了?”“二旦”不服气地说:“我说的跟报纸上的不一样,闫国强是杀手不假,不过,他是别人雇请的,而且还是个失手的杀手,真正杀死那个漂亮女人的,是另外一个人。”说到这里,停下不讲了。
  
  马军闻听此语,心头不由一惊,但他不露声色地给“二旦”点了一支烟,拍拍他的肩膀,似鼓励又似警告地说:“你小子少卖关子,赶快如实将你那天看到的情景全讲出来,政府会对你宽大处理的。”
  
  “二旦”吸了两口烟,继续说:闫国强把那女人打昏后,又企图强奸她,结果,那女人被他折腾醒了。那女人强忍疼痛和恐惧,耐心与闫国强搭话,企图用金钱收买他。就在两人谈话时,女人的手机和座机相继响起,闫国强怕打电话的人见电话没人接会赶到这里来,就贪婪地看了一眼吕萍丰满而性感的胴体,说:“大妹子,有人要我取你的性命,到了阴间你别怪兄弟无情。”说完,双手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,直到她一动不动,才去翻箱倒柜。可钱和首饰早被“二旦”拿去了,闫国强嘟囔一句“穷鬼”后,仓皇而逃。
  
  马军的判断被证实了。闫国强并没有完全说实话,他隐瞒了受人指使行凶杀人的重要情节。马军推测,闫国强利用电话信号干扰器,巧妙叫门入室的作案方法,甚至被抓后的口供,很可能都是别人事先给他策划好的。
  
  就在马军暗忖之际,“二旦”又说出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:闫国强走后,他藏在床下惊恐万分。本来是来“求财”的,没想到惹上了人命案,这下麻烦大啦。他想从床下钻出来赶快离开,可两腿直打哆嗦,好长时间动弹不了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战战兢兢地从床下爬出来,不料刚一起身,就听到外面有个年轻女子敲门,嘴里还喊着“吕总、吕总”,他吓得再次钻到了床下。那人连敲三遍见屋内没有动静,见门虚掩着,就自己推门走了进来。
  
  那女子从客厅走进卧室,看见吕萍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,就上前摇晃她。这时,吕萍醒了,她痛苦地呻吟着说:“郑晗,有人要杀我,快报警……”此时的“二旦”一听这话,惊恐到了极点,因为警察一来,他就跑不出去了。
  
  出乎意料的是,床下的“二旦”接着听到了吕萍惊恐的声音:“你要干什么?”那个叫郑晗的女子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:“你个害人的臭婊子,我要你去死!”接着,像是有什么东西卡住了吕萍的脖子,过了一会,床上没了动静……
  
  郑晗杀死吕萍后,开门向外走去,“二旦”抓住时机,一咬牙从床下爬出来,麻利地抹去留下的脚印,闪出了门外。他跑到楼梯口时,见郑晗正在那里对着楼下大喊:“快来人啊,杀人了!”“二旦”不敢下楼,只好返身上楼。随后,他从楼梯上折转回来,装作刚从楼上下来的样子,问郑晗说:“你咋呼什么,哪里杀人啦?”这时,楼内又有几个居民开门出来,围着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?随后,就有人让她报警。趁着现场一片混乱之际,“二旦”悄悄挤出人群,下楼溜了。
  
  马军望着面前身材瘦小的“二旦”,原先的疑问一一得到破解,可随之,新的疑问又在他脑中浮起:是谁雇请闫国强来杀吕萍的?那人为什么要用这个身患绝症的非职业杀手?郑晗作为吕萍的秘书,为什么要杀吕萍?如果她救了吕萍,那她不是可以获得回报吗?当然,这些疑问“二旦”回答不了,当务之急是要抓捕郑晗,查清真相。
  
  四
  
  郑晗被拘捕后,得知她杀人时有一个小偷就躲在吕萍的床下,知道狡辩已成多余,就爽快地承认了自己用枕头压住吕萍的嘴鼻,把她闷死的事实。当马军问她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老板时,郑晗突然大哭起来。她哭了一阵,忽然表情决绝地对马军说:“警察同志,我反正是要死的人了,你们能满足我一个要求吗?我要见我男朋友一面,见过他我什么都交代!”
  
  马军问她男朋友是谁?郑晗说:“他叫孟繁成,是本市的一位地产商。”停了一下,郑晗又补充说:“孟繁成是我的恩人,是他资助我读的大学,他妻子去世后,我爱上了他,可……”说到此,打住了话头。
  
  一位刑警见状,忙引导她说:“据我所知,东郊开发区那块地皮竞拍时,孟繁成的公司也参与了,但没有竞争过吕萍,两人为此产生了一些积怨,是不是孟繁成为除掉竞争对手,指使你杀死吕萍的?”
  
  郑晗一听这话,急得直摇头,连声否认:“不,不!我男朋友他什么都不知道,他甚至都不肯接受我的示爱。”
  
  马军听得有些糊涂了,暗想:世界上哪有连示爱都不肯接受的男朋友,这到底是咋回事呢?为了让郑晗尽快说出下文,马军递给她一瓶矿泉水,安慰一番,向其承诺说:“你只要把问题交代清楚,你与男朋友见面的事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  
  郑晗喝了几口水,情绪渐渐平稳下来,开始讲述她的经历及案情。
  
  郑晗大学毕业后,想到孟繁成的公司上班,可孟繁成意味深长地对她说:“你去吕萍的公司应聘更好,她的公司刚成立,正需要人手。”因为吕萍的公司也是做房地产生意,郑晗马上明白孟繁成让她去那里应聘的目的,是要她做其生意上的“卧底”。之后,在孟繁成的策划下,郑晗顺利地进入吕萍的公司,并逐步获得吕萍的信任,成了她的秘书。孟繁成要求郑晗表面上装作与他不认识,所以,外人不知道他俩的关系。
  
  前一时期,在东郊开发区那块土地的招标中,吕萍成了孟繁成强劲的竞争对手,孟繁成用足了功夫想得到这块地,但最后还是功亏一篑,败在吕萍的手里。
  
  那天,郑晗和孟繁成私下约会时,告诉孟繁成:“吕萍这个狐狸精,仗着与那个文副市长的暧昧关系,事先知道了标的。竞标前,她通过关系,甚至连你们公司的竞标方案和策划书都看到了。”孟繁成咬牙切齿地说:“腐败呀,权、钱、色混到一起,我们这些正当生意人哪里还有活路?”
  
  郑晗见孟繁成满腹怨气而又无可奈何的样子,一时激愤,忍不住说道:“要不,我想法杀了这个不要脸的婊子,这样,不仅你可以得到那块地,我也能光明正大地到你身边工作了。”
  
  孟繁成吃惊地看着郑晗,愣了片刻,突然起身打了她一巴掌,怒道:“我告诉你,你千万不能这么做,连这样想也不要想。”见郑晗捂着脸“嘤嘤”地哭起来,孟繁成轻拂她的头发,慈爱地说:“小晗,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接受你的爱,甚至不愿让人知道我资助过你的事吗?因为我不想让人指着脊梁,骂我资助你是别有用心。在我心中,你就是我的亲妹妹,我怎么能让你为了我多赚几个臭钱而去犯罪杀人呢?”
  
  听了孟繁成的话,郑晗感动地扑在他的怀里,大哭起来……
  
  郑晗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之中,两行泪水不知不觉淌了出来。
  
  一名女警递给郑晗一张纸巾,让她擦去泪水,然后问她:“既然这样,你后来为什么还是杀了吕萍?”郑晗恨恨地说:“她毁了我,是她害得我失去了女人最珍贵的东西。”接着,郑晗讲了一件连孟繁成都不知道的事情。
  
  一个周末的晚上,郑晗突然接到吕萍的电话,让她到人民路凤泉街12号楼的住处去找她。郑晗到了那里,意外地看到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与吕萍在一起。那个男子就是市建委主任、本次招标办公室的主任范建明。
  
  见青春靓丽的郑晗来到,范建明从沙发上站起来,两眼色眯眯地盯着她说:“小郑呀,早听你吕姐夸你能干、漂亮,今天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来,来,坐吧。”
  
  那天晚上,郑晗被吕萍挽留与他们一起吃晚饭,饭后不久,郑晗只觉眼皮打架,一阵困意朝她袭来。吕萍说她酒喝多了,就扶她到自己的床上休息。不知过了多久,郑晗恍惚间觉得有个东西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,睁眼一看,竟然是范建明趴在自己身上,她猛地推开范建明,呜呜哭了起来。
  
  范建明溜走后,吕萍把一个存有10万元的银联卡递给郑晗,连劝带唬地说:“小郑呀,无论是范主任的权势、学历、地位,还是长相、才气、情趣,哪一点都不委屈你,你能得到范主任的青睐和宠幸,这是天大的荣幸啊!只要你听姐的话,咱姐妹有了范主任做靠山,那可就财源滚滚了。当然,你要是不识抬举,姐在‘道’上还是有几个肯为我卖命的朋友的。”
  
  接下来,吕萍告诉郑晗,她是文正春副市长的秘密情人,这一处住宅,是她专门为方便与文副市长约会,避人耳目而租下的。郑晗若不听她的,不会有好果子吃。郑晗不敢得罪吕萍,更不敢得罪文副市长和范主任,只能听从摆布。
  
  案发那天,郑晗确实有工作上的事情向吕萍汇报,结果,她意外地发现吕萍被人掐昏在卧室内的床上。一阵惊慌过后,她马上想到,这真是天赐良机。于是,她把心一横,就拿起一个枕头压在了她嘴鼻上……
  
  郑晗讲到这里,忽然发现审讯室里的几个刑警都在睁大眼睛望着她。她停下来后,回过神来的马军才说:“郑晗啊,你说的情况很重要,只要你反映的情况属实,将来法院在对你量刑时,会考虑你的犯罪动机,酌情减轻刑罚的。”郑晗听后,惊喜地问马军说:“马队长,你说我杀人还有可能不被枪毙吗?”
  
  马军郑重地告诉她:“故意杀人是一种极其严重的犯罪行为,但具体情节不同,量刑也有所不同,除了判死刑外,还有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,也有判处无期徒刑甚至判处有期徒刑的。你还年轻,一定要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,争取立功赎罪,从轻处理。”
  
  郑晗原本是抱着必死想法的,此刻生的希望突然降临,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郑晗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:“警察同志,我还有一个情况没有交代,有人给我的银联卡上打了30万元,我原准备被判死刑后,让孟繁成把那笔钱转交给我的父母,现在我把它交给政府。另外,那天我即便没有碰到吕萍被人掐昏,也准备伺机杀死她的,因为要是不杀她,给我钱的人就会杀死我……”
  
  五
  
  郑晗的话把在场的警察都给惊住了。马军克制着内心的激动,对她说:“有什么事情,你慢慢说,不要着急,我们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。”
  
  郑晗接着讲道,孟繁成竞标失败后,郑晗虽然没有对他说出吕萍逼她做范建明情妇的事,但流露出了要杀死吕萍的念头。当时,在孟繁成的严厉训斥下,她打消了这种想法。谁知几天后,郑晗突然收到一封匿名电子邮件,邮件上说,发件人已经给她的银联卡上打入30万元,郑晗必须按照发件人的指令和策划好的方案,毒死吕萍。否则,他会再请杀手将吕萍和郑晗一起除掉。邮件的最后,是一个毒死吕萍的方案。
  
  郑晗查了查自己的银联卡,里面果然多了30万元。郑晗本来就有杀死吕萍的打算,现在见这个发邮件的人设计的杀人计划很巧妙,毒死吕萍后不会牵出自己,便决定瞒着孟繁成,冒险一试。
  
  当晚,郑晗根据邮件指示的地点,在公园一处大树下取回了一包毒药。按照计划,吕萍将在下周亲自去A市融资,郑晗届时借帮她收拾行装之机,将毒药混入一粒吕萍每晚必服的美容养颜胶囊中,把吕萍毒死在A市。这样,吕萍突然发生“食物中毒”时,因郑晗不在身边,加上吕萍吃剩下的其他胶囊中都无毒,警察也查不出她是如何中毒的,郑晗就可以洗脱杀人嫌疑。不过,这个下毒方案还没开始实施,郑晗就意外地撞到了吕萍被人掐昏在住处的一幕,于是她随机应变,捂死了“半死不活”的吕萍。
  
  郑晗讲到这里,不等警察发问,就说出了她的银联卡的账号、密码,以及她的电脑开机密码和留存那封电子邮件的文档密码。
  
  马军问郑晗:“根据你的分析,你认为给你发邮件,逼你去毒死吕萍的人可能会是谁?”
  
  郑晗想了想说,她收到邮件之前,网上就盛传吕萍与某市领导的暧昧关系,和与招标办公室负责人搞权钱交易的事,所以判断给她发邮件的人不是招标办公室主任范建明,就是副市长文正春。因为吕萍一死,一切都死无对证了。
  
  马军立即派人取回了郑晗家中的电脑,通过技术手段,查清了给她发电子邮件的IP地址:一家郊区临街的小网吧。警察赶到那里,准备调取当时的监控录像时,发现那几天那网吧的监控设施恰好出了故障,停用维修。
  
  侦破的关键线索到此被掐断了,案子一时难有进展。市公安局局长得知这一情况后,立即与纪检委联系,请求协助。紧接着,范建明就被请到了市纪检委。
  
  范建明原是市设计院一名经济师,因与文副市长关系密切,后被调任市建委主任一职,这次本市东郊一块土地招标,他又被委任为招标办公室主任。
  
  范建明一到纪检委,看到市刑警大队长马军也在场,额头上立刻冒出密密的汗珠。他刚一坐下,马军就单刀直入地问他:为什么要给别人的银联卡上打入30万元?范建明一愣,一时不知所措。他不知道警方和纪检委都掌握了什么证据,只能保持沉默。
  
  马军见状,心里有了底。这个态度,等于他默认郑晗那30万元就是他打的。接着,马军把从郑晗的电脑中复制、打印出来的那封匿名邮件拿给范建明看,同时问他:为什么发邮件,指使郑晗毒死吕萍?
  
  范建明看过邮件打印稿,顿时紧张起来,连声辩解道:“我没有指使郑晗去杀吕萍,我只是受人要挟,给一个指定银联卡的账户打进30万元。”马军步步紧逼:“要挟你什么?”范建明结结巴巴地说:“他要举报我竞标前向别人透露了标的。”“你向谁透露了标的?”“……孟繁成。”马军再问:“那孟繁成的公司为什么没有中标?”
  
  范建明彻底崩溃了,他沉默良久,终于垂头丧气地说:“因为后来文副市长让我在招标时关照吕萍,我就改动了标的,并把改动后的标的透露给了吕萍。”
  
  马军判断范建明所说情况应该属实后,说道:“既然这样,剩下的事你就给纪检的同志交代吧。”说完,带上笔录走了。
  
  马军离开纪检委,直接去看守所提审闫国强,见面劈头就问:“你在杀害吕萍之前,曾对她说:‘有人要我取你的命,到了阴间你别怪兄弟无情。’这话是什么意思?是谁指使你杀害吕萍的?”
  
  毫无思想准备的闫国强被问得脸色大变,但随即满不在乎地说:“杀人偿命,一人做事一人当,那句话是我说着玩的,我杀吕萍没有人指使。”
  
  马军冷笑一声,说:“你别聪明反被聪明误。我实话对你讲,在你行凶的时候,有一个小偷就躲在吕萍的床下。而且,我还要告诉你,你根本没有把吕萍掐死,你走后她又醒了过来,真正杀害吕萍的另有其人。吕萍被杀是有人要灭口,因为她是土地竞标受贿案的知情人。你是主动交代,还是顽抗到底,两条路由你选。”
  
  闫国强被马军彻底击垮了,不得不说出了令警察目瞪口呆的事实。
  
  六
  
  数月前,闫国强被医院查出患了肾功能衰竭,虽说弟弟愿为其捐肾,但昂贵的手术费又令他愁肠百结,万般无奈之际,他想到了本市热心慈善事业的知名企业家——孟繁成,就抱着一丝希望上门求助,没想到,孟繁成当即给了他5万元,并说过几天再给他20万元。闫国强遇到这样的好人,感动得就差给他跪下磕头了。
  
  几天后,闫国强再次见到孟繁成时,却见他愁眉苦脸地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。孟繁成说,钱的事情好办,只是他现在遇到一个过不了的坎,想让闫国强帮他一下。闫国强立马表示全力以赴,并问他啥事?
  
  当孟繁成说出想让他去除掉一个人时,闫国强呆住了。随后,孟繁成给他讲了具体计划,又开导他说:“我的计划天衣无缝,何况要你杀的又是一个弱女子,而你是个身患重病之人,又没有犯罪前科,到时候警察是不会查到你的。”
  
  闫国强琢磨一阵,暗想:自己反正已经是要死的人了,不如赌一把,如果成功,不仅有了治病的钱,还攀上了孟繁成这棵大树;再说,孟敢直接面告自己,说明他早有安排,如果自己不答应,怕是走不出他的公司。于是一咬牙,答应了。
  
  其实,通过电话干扰器叫门入室、进而杀害吕萍的方法,都是孟繁成想出来的。行凶之前,孟繁成还叮嘱闫国强说,万一他被抓,就说是为了弄钱治病,只要他不连累自己,事后,自己一定会照顾好他的妻子和儿子。
  
  案发当天中午,孟繁成以重归于好的名义请范建明喝酒,假装盛情将其灌醉,借机偷偷用他的手机假冒范建明之名给吕萍发短信,说他有重要的事要与吕萍面谈,让她下午回“秘密住所”等他。而早已守候在12号居民楼的闫国强,一见吕萍果然如孟繁成所说单独回家,立即开始了谋杀行动……
  
  录完这一重要口供的第二天,市公安局局长就反馈来了纪检对文正春调查的情况。事实证明:吕萍对范建明、郑晗等人所说她是文副市长情妇一事,纯属子虚乌有,她是为了达到商业目的,狐假虎威假冒高官情妇的。招标过程中文副市长给范建明打电话的事,也调查清楚了。那天,吕萍找到主管招标工作的文副市长,满腹委屈地“告状”说,范建明对她讲,她的公司成立时间短,没资格参与那块土地的竞拍,还说这事是文副市长定下来的。她怀疑范建明是打着市长的旗号,有意刁难她,所以才冒昧地来打扰文副市长,请市长给她做主。
  
  文副市长一听这话,十分恼火,当时就打电话训斥范建明说,那块土地拍卖是公开招标,吕萍的公司有资格通过正常渠道参加竞标。
  
  范建明见平白无故,文副市长为吕萍竞标的事亲自给他打电话,立即联想到:他们的关系不一般。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,范建明约吕萍见面,吕萍就把他带到她在12号楼的“秘密”住所,假装无意中让范建明看了她与文副市长的“亲密合照”照片。当天,吕萍不仅向范建明行贿了20万元,还让秘书郑晗向范建明“献身”。此前,范建明已接受了孟繁成的贿赂,并把标的出卖给了他,但为了讨好文副市长,他只得找借口改动标的,并将新标的透露给了吕萍。
  
  孟繁成被“请”到了刑警大队,马军不无讽刺地问他:“孟老板,你城府够深的啊,你让女朋友郑晗到吕萍的公司做卧底,竟瞒过了所有的人。”
  
  孟繁成尴尬地一笑,诚惶诚恐地说:“马队长,郑晗上大学是我资助的,我也是为了避嫌,不想让别人说我资助她是另有所图,才让她去吕萍的公司上班。郑晗做出这种违法犯罪的事,我也很痛心。”
  
  马军见他还在绕圈子,突然把脸一沉,厉声说道:“孟繁成,现在再说这件事已经没有意义了,你还是交代利用、指使郑晗杀死吕萍的事吧。”孟繁成浑身一颤,随后又气冲冲地说:“马队长,你可不能乱说啊,天地良心,我怎么会指使郑晗去杀人呢?”
  
  马军不动声色地说:“看来你是不愿讲了,那我就替你说吧。”
  
  在本市东郊那块土地的竞标中,孟繁成原本志在必得,并向招标办公室主任范建明行贿30万元,但他最终没有得到那块土地。后来,他从郑晗那里得知,是吕萍插手使他竞标失利,便心生怨恨。当时,郑晗激愤之下,对他流露出要杀死吕萍的想法,狡猾的孟繁成表面上训斥郑晗,私下里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。
  
  于是,孟繁成先在网上散布有关土地招标黑幕的小道消息,让范建明惶惶不安。后又匿名给范建明打电话,要挟他给一个指定的银联卡账户汇去30万元,否则,就把他出卖标的的事捅出去。范建明将钱打到郑晗的银联卡上之后,孟繁成又通过网吧给郑晗发去一封电子邮件,“逼”郑晗按他的计划毒死吕萍。
  
  让孟繁成想不到的是,郑晗还没有开始实施下毒计划,闫国强主动找上门向他求助。狡猾的孟繁成觉得让闫国强杀害吕萍更保险、更划算,便利诱闫国强充当杀手,抢在郑晗之前杀害吕萍。
  
  孟繁成听了马军这番话,不屑一顾地说:“马队长,说话是要有证据的。闫国强是因为向我要钱治病,我没有满足他,他才胡说是我指使他杀人的。”
  
  就在这时,奉命去孟繁成家中搜查的警察回来了,带回了孟繁成使用的电脑。一名刑警打开电脑,很快调出一份文档。孟繁成一见,一下子瘫软在地。
  
  原来,孟繁成从网吧里匿名发给郑晗的邮件,是在自家电脑里拟好,然后用U盘带到网吧发的。刑侦技术人员已将孟繁成电脑中被删除的文件一一恢复,从而发现了那个邮件的原文。
  
  证据确凿,孟繁成不得不承认了犯罪事实。
  
  被羁押在看守所里的郑晗,得知她敬重的“恩人”原来竟是一个道貌岸然、心如蛇蝎的伪君子时,伤心欲绝。
  
  一起由黑心商人导演的“谋杀二重奏”就此落幕,但此案留给人们的警示却是深刻而长远的。

更多>>

最新心情文学

  • 我爱生活

    我爱生活

    2016-07-31 06:48:43

    我爱生活 醉酒篇 不去不去又去了, 不喝不喝又喝了, 喝着喝着又多了, 晃悠晃悠回家了, 回家进门挨骂了, 伴着骂声睡着了, 睡着睡着渴醒了, 喝完水后又睡了, 早上起来后悔了, 晚上有酒又去了&…

  • 叔叔,你娶了我吧

    叔叔,你娶了我吧

    2016-08-12 06:14:52

    胸毛 今天路上碰见个外国友人,背着旅行包跟我说:“我想看胸毛。”我一愣,问他:“在这里吗?”“对,你们的胸毛很漂亮!”想不到一帅小伙竟有这样的癖好,我犹豫了下当街脱掉了…

  • 课本中没教的那些事

    课本中没教的那些事

    2016-09-04 06:55:31

    【建立人脉15提示】 1。学会换位思考;2。学会适应环境;3。学会大方;4。学会低调;5。嘴要甜;6。有礼貌;7。言多必失;8。学会感恩;9。遵守时间;10。信守诺言;11。学会忍耐;12。有一颗平常心;13。学会赞…

上一篇:股市无间道

下一篇:

(键盘快捷键←)   上一篇    下一篇  (键盘快捷键→)

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
凑点影视网-凑点影院-www.coudian.com